菜单

剔除传统风貌建筑保护,传统风貌建筑为何被剔除保护

2019年11月17日 - 国际学院
剔除传统风貌建筑保护,传统风貌建筑为何被剔除保护

  市名城委委员史小予参加过越秀区和荔湾区的几次评审,他说,有些建筑本来可以评得上传统风貌建筑,但是它们在历史文化街区和受保护的骑楼街里面,已有保护,就不单独评传统风貌建筑了。而是放在历史文化街区和骑楼街的保护规划里去保护,放在街区里面整体保护比单独保护更有利。现在评出来的传统风貌建筑线索也有些是在历史文化街区里面,开始数量比较少就评了,后来数量变得很多了,就直接放到街区里面保护。历史建筑还是要单独评,它是有法律规定的,审批和保护都比较严格。

历史建筑国家标准与广州市标准对比

历史建筑将有保护规划免误伤误拆

  在《广州市历史建筑与历史风貌区保护办法》中有一席之地的传统风貌建筑,为何无法跻身《条例》“升格”保护层级?这3000多传统风貌建筑到底有多大价值,激发专家、网民呼吁保护?保与不保的矛盾背后隐藏了怎样的价值观博弈与利益冲突,又能否求得平衡?

从“五普”中产生的3000多处传统风貌建筑线索能否得到保护?

  市规划局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广州也已开始立法保护有价值的历史建筑。对一批具有保护价值、反映广州历史风貌和广州特色的,未公布为文物保护单位,也未登记为不可移动文物的建筑物、构筑物及风貌区,将通过立法尽快确立其法律地位和建立完善的保护机制。
  市规划局将制定《广州市历史建筑和历史风貌区保护办法》,以填补广州在这方面立法的空白。目前,该项目已被列入广州市2012年度政府规章正式项目。该办法的征求意见稿已形成,拟对外征求意见,进入公众参与阶段。

  郑力鹏也认同在历史文化街区和骑楼街内的传统风貌建筑,推荐条件可以放宽,应尽量多保,在其它地段或成片开发的地段,推荐条件就要相对严格些,不必一概列入,更不可能一律原封不动地保留。

历史建筑,是指经城市、县人民政府确定公布的具有一定保护价值,能够反映历史风貌和地方特色,未公布为文物保护单位,也未登记为不可移动文物的建筑物、构筑物。

  据了解,广州下一步有关历史名城保护的规划工作包括:1999年施行至今的《广州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条例》于去年由广州市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提出修订,并纳入到《关于着力挖掘保护和利用广州历史文化资源加快建设世界文化名城的实施方案》中,明确市规划局作为牵头单位,市法制办和文广新局为配合单位。市规划局提出对《广州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条例》进行修订的立法项目已列入广州市2012年度地方性法规制定计划的预备项目。

  至于区政府、街道办属地管理方面的阻力,禤文昊认为:“历史城区所涉的越秀、荔湾、海珠三区,传统风貌建筑数量最多也最集中,保护责任重大,也责无旁贷,应直面问题,积极探索管理机制,充分动员各方力量,把工作做到位。”

《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保护条例》

  在本次政府部门机构改革中,包括历史建筑在内的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职能已由市文广新局调整到市规划局。市规划局相关负责人表示,该局将完善有价值的历史建筑的保护措施和重新评估机制。除完善历史建筑保护立法外,还将争取加大保护专项资金投入;另外,还将建立历史建筑保护常规性工作机制。
  据了解,目前,市规划局正着手完善历史建筑保护制度,开展广州市历史建筑家底进行普查,建立广州市历史建筑保护名录,经名城委审议后公布。同时,编制历史建筑保护规划,历史建筑保护名录公布后,将由市规划局牵头对列入名录的历史建筑分期分批编制保护规划,经审批后纳入到法定控制性详细规划中,作为城市建设管理依据,避免误伤误拆。
  据悉,未来历史建筑保护名录出台后,或由市政府拨付年度保护经费,建立市、区、街道多级以及规划、文化、房管、城管等多部门联动的保护管理机制,对历史建筑进行日常挂牌、建档、维护、修缮、监督,并建立定期常规性保护名录增补机制,按照《广州市历史建筑和历史风貌区保护办法》依法保护。

  他同时指出:“清末民国时期广州的建设规模和建筑质量、技艺均居全国前列。因此与国内其他城市相比,广州的传统风貌建筑数量更多,评定标准也相对更高。”

“我个人认为,上位法没有,地方立法只要和上位法不抵触,是可以有的。在城市建设与管理、历史文化保护、环境保护这三个事项上,市一级有立法权。目前的做法是比较保守,但不能说它错。”暨南大学法学院教授刘文静说。

  参与论证会的国家文物局文物保护工程专家库专家、广东省文物保护专家委员会委员、华南理工大学教授郑力鹏认为,恩宁路有条件成为中国历史文化名街和历史文化街区。
  首先,恩宁路骑楼及街道,不但质量好、完整性强,有相当的长度,也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其次,在骑楼街的背后,以前进行了大量的拆迁活动,使整个区域受到一定影响,但是恩宁路新的规划与过去全部推倒重建有本质的区别,不是全拆也不是全保。同时,经过专家对这一区域建筑的价值评估和调查,有一些建筑被列入文物保护名单,也进入了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登记名录,同时还提出了一批历史建筑名单。这就确保了这些建筑不会受到破坏。

  “不修。”

专家:传统风貌建筑有上位法依据

反对   虽已拆迁但新规划保留了一批文物与历史建筑

  市国土规划委: 3000多线索将评估后登记为传统风貌建筑
《办法》与《条例》不冲突无需修改

“要保护传统风貌建筑,补救的方法还是有的,一是可以单独制定市政府规章,类似于《办法》;或者是修改现在的《办法》,把历史建筑的保护范围扩大。内容相近的把它们合在一起。”刘文静建议。

  市规划局相关负责人表示,该局在审查旧城改造、城中村改造方案中,均要求编制历史文化保护专章,对改造范围进行文物核查,涉及文物及祠堂等历史建筑的应征求文化主管部门意见。通过强调加强历史建筑的保护,明确对文保单位不得迁移,并提出规划方案应通过合理优化建筑布局,尽量避免拆除或异地重建传统历史建筑。
  在规划编制方面,除了大力推进《名城保护规划》、《广州市旧城保护与更新规划纲要》报批外,新开展了历史城区内8片历史文化街区保护规划、启动了《广州市骑楼街保护与开发规划研究检讨》,以对骑楼进行更加合理、有效的保护。

  中山六路惠吉东路、惠吉西路属于历史文化街区,两条街内有近20座老房子被列为传统风貌建筑线索。惠吉东路19号业主代理人郭姨和惠吉东路3号业主黄先生都同意老房子纳入传统风貌建筑保护,都表示没想过要把房子拆掉。郭姨提到:“退休工人钱不多。既然政府纳入保护,最好有补助,鼓励业主。”

反映广州历史文化和民俗传统,具有特定时代特征和地域特色;

历史建筑立法将征求公众意见

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 1
北京路352—354号被列入传统风貌建筑线索,也位于历史文化街区和受保护的一类骑楼街。但业主在修缮时未依法报建,并拆通顶。

广州立法应更有针对性更切合本地实际

  岭南建筑专家广州大学教授汤国华认为恩宁路应列入历史文化街区,他说,恩宁路街区有较多的文物保护单位,有成片的历史建筑,又有丰富的文化积淀,是粤剧文化及众多粤剧名伶的聚居地,还保留着八和会馆及一批名伶故居。而且目前大地涌的北面以及恩宁路沿街骑楼都已被列入历史文化街区及骑楼保护区范围,为何河涌以南就没列入保护范围?这样分割是不应该的。就算河涌南面已经拆除了一些房子,街区的肌理格局已被破坏,但这只是一部分,是可以修补的,不是破坏了就不能列入历史文化街区。

  “要保护传统风貌建筑,代价是很大的,因此专家们在‘五普’成果评审时是比较慎重的,往往综合考虑了老建筑的价值高低、保护的代价和对土地开发利用的影响等等,再决定是否予以推荐,有些价值较低的传统风貌建筑因此被剔除出推荐名单。”
郑力鹏认为删除传统风貌建筑保护或许也有这个因素。

曾参与过《条例》讨论的同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张松也认为:“没有上位法依据的说法很勉强,传统风貌建筑这个概念国家相关规范中已有,是历史文化名城和历史文化街区保护层面一定会涉及的对象,也就是已公布文保单位和历史建筑之外,有一定价值和文化意义、或有一定地方特色的建、构筑物,好像并不是广州的原创、或说没有依据的对象。”

  《广州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自2012年1月6日至2月4日公示期间,通过网络留言、电子邮件、市民意见征集箱、现场咨询、规划局信箱等渠道,收到了123份建议和意见,其中,关于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总的意见和建议11条、市域历史文化的保护3条、历史城区的保护21条、历史文化街区的保护76条、文物古迹的保护7条、规划实施与保护措施2条、其他意见3条。规划编制单位对收到的意见作了逐项研究,吸纳了其中的合理意见。意见采纳情况在规划上报审批文件中作为一个组成部分。
  在这些意见建议中,关于历史文化街区的最多,其中争议颇大的是恩宁路未列入22片历史文化街区。据了解,昨日通过论证的《广州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恩宁路依旧没有被列入历史文化街区。
  早在今年一月举行的《广州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公示中,80位恩宁路居民便向广州市规划局递交了建议信,要求将恩宁路河涌南北两片地块应纳入历史文化街区。
  今年一月,广州市规划局曾解释称,恩宁路位处20.39平方公里的历史城区范围内,属于被纳入保护的对象,但由于长年建设带来的破坏以及本身承载的历史文化信息有限,恩宁路还达不到最核心、最值得保护的等级。“历史城区内22片历史文化街区的划定综合了多方面因素,包括里面的历史文物、历史建筑、现有风貌以及未来居民诉求等。所有因素叠加后再进行历史价值的评价,最终确定先保护最核心的、最值得保护的片区”。
  实际上,恩宁路曾引起了国家文物局的重视,2010年9月,国家文物局局长单霁翔在恩宁路调研后认为,恩宁路很美,应将恩宁路历史文化街区申报为“中国历史文化名街”。他认为“恩宁路的历史文化价值很高,恩宁路极具特色,它的尺度、路宽、建筑之间的线性关系都非常漂亮,两侧的骑楼保留比较完整。”
  而同年,广州市文广新局也要求荔湾区将恩宁路申报历史文化街区。

  目前,广州在历史文化街区以外还划定了19片历史风貌区,是指未能达到历史文化街区标准或尚未公布为历史文化街区的历史地段。按照《条例》,在历史风貌区的核心保护范围内进行新建、改建、扩建等建设活动,不得改变传统格局和历史风貌。拆除历史建筑以外的房子,应向规划部门报批。

一直负责广州历史建筑名录普查、推荐的华南理工大学刘晖博士还提出另一种保护思路:“传统风貌建筑不再作为《条例》的法定概念,应采取有别于历史建筑的更灵活宽松的保护方式,以指导和激励为主,不用禁止性和强制性手段。根据《办法》,3000多传统风貌建筑线索都应由各区登记公布,不能任其自生自灭。对骑楼街和传统村镇等风貌集中成片地区应尽快划定历史风貌区,进行整体风貌控制和保护。”

城中村改造避免拆除或异地重建历史建筑

  惠福西路温良里不属于历史文化街区和骑楼街保护范围,但也有五栋民居被列入传统风貌建筑线索,还有两栋历史建筑。在温良里旁边的南濠街住了60多年的李叔认为:“温良里和南濠街以前好多古屋,成条街好靓,几乎每座老屋都有花园。已经拆了好多,现在剩下几座,不想这边大搞开发。希望尽量保持这片街区的风貌,但烂屋该修就要修。”

前天通过表决的《广州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条例》(下称《条例》)最引人关注之处,是剔除了传统风貌建筑的保护。广州刚刚完成的史上最大规模的文化遗产普查(下称“五普”),评出传统风貌建筑线索3000多处,专家们担心如果放弃保护,那意味着“五普”的工作白做了,还会出现抢拆,呼吁应尽快梳理、评估,转为历史建筑保护。

反对   破坏的肌理格局可修复

  广州现有历史文化街区26片,除新河浦、华侨新村、长洲岛,全部在历史城区内。

专家:要提供修缮指导,延续外观风貌

  对这一历时9年编制的规划,专家组提出了以下建议,广州在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中,应突出对岭南城市文化、岭南建筑文化的继承、挖掘和弘扬。充实有关骑楼街保护、近现代岭南建筑保护、珠江一河两岸保护、城市古代中轴线保护、城中村历史文化遗存保护等。
  应加强对历史城区环境协调区的全面控制,突出保护和延续传统风貌,尊重旧城居住功能,进一步明确保护管理措施,明确刚性保护内容。文物保护方面,专家组提出,应完善文物保护和地下文物埋藏区保护管理的有关内容,加强历史建筑保护的内容,为全面开展历史建筑普查、认定和保护、管理工作奠定基础。
  同时,专家建议,要有保障该规划实施的措施,包括:完善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法规体系、建立健全历史文化名城保护管理体制、保护资金投入机制等。
  广州市政府副市长王东、市政府副秘书长潘安、广东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副厅长蔡瀛、市规划局局长李明出席了论证会。

  尽管如此,不少人担心未来《条例》生效后,作为上位法剔除传统风貌建筑保护,作为下位法的《保护办法》需要修改,而修改后传统风貌建筑将不再受保护。省律师协会行政法专业委员会主任何富杰认为:“《条例》没规定而《办法》有,这两者不构成冲突,《办法》不需要修改。《办法》还是有效,可以继续执行。”这一说法也得到市国土规划委相关负责人的认同。

建筑样式、结构、材料、施工工艺或者工程技术反映地域建筑、历史文化、艺术特色或者具有科学研究价值;

《广州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条例》今年修订

  近代革命、城市发展有价值建筑未有保护

专家:可制定政府规章

《广州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公众参与收到意见建议123份
  恩宁路仍未被列入历史文化街区

  数量太多管不过来,业主负担重

越秀区新南街8-3至8-9号民居已被评为传统风貌建筑线索。业主之一、在新南街居住超过半个世纪的周女士说起老房子非常自豪:“老房子有80多年历史,如果保护,我同意不改变外立面,但以后门窗破损了不能用,到时要换,找不到原装的怎么办?我可能就会考虑铝合金窗和防盗门。最担心就是,万一要维修,手续麻烦,要跑各个部门报批。”

专家组:要有保障该规划实施的措施

  正方

关注手机本网( ),实时了解建筑行业最新动态。

  新快报3月29日A04版讯前昨两日,广东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广州市规划局、广州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联合召开了“《广州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专家论证会暨《广州市旧城保护与更新规划纲要》专家研讨会”,唐凯、何镜堂、麦英豪、王景慧、阮仪三等10多名国内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以及旧城更新领域的顶级专家组一致同意通过论证。

  “作为专家来讲,当然希望保得越多越好。但现实使我们不得不谨慎,有些删掉了,是因为业主不愿意修。没有把自己的宝贝当宝贝,我们现在的社会认知还缺少保护意识。”

第四十七条

  根据2014年2月开始实施的《广州市历史建筑和历史风貌区保护办法》(下称办法),传统风貌建筑是未达到文物和历史建筑标准的不可移动文化遗产。而根据2014年12月29日起施行的《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保护规划编制审批办法》,传统风貌建筑作为历史文化街区的保护对象。

业主:担心保护外立面找不到原装

  《广州市城乡规划条例》有规定 传统风貌建筑保护有上位法依据

建成三十年以上且未被确定为不可移动文物,符合下列条件之一的建筑物、构筑物,可以确定为历史建筑:

  “谁要我们卖给谁。”

代表性、标志性建筑物或者著名建筑师的代表作品;

  因此,他建议:“有些传统风貌建筑允许拆掉重建,但一类骑楼街和历史文化街区内的不许拆。要拆需要去申请,要引入客观的评价制度,政府在规划上要引导,重建要按照原来的城市肌理盖回原来的风貌。传统风貌建筑可能外立面也变了,但是体量、尺度不要变,要维护老城肌理与环境。”

一直关注文化遗产保护的市人大代表陈安薇也认同:“应该把有保留价值但尚未被列为文物建筑的老建筑都放在同一个概念里,就是把历史建筑和传统风貌建筑都放在一起。建议完善历史建筑的定义。”

  施红平曾经遇到过不止一桩这种事,有次在黄埔的一个村,看到村里的祠堂门口堆满柴草,内院破败不堪,和村民聊:

建成不满三十年,但符合前款规定之一,突出反映地方时代特点的建筑物、构筑物,也可以确定为历史建筑。

  就公众关心的3000多传统风貌建筑线索能否得到保护的问题,市国土规划委回应表示:《广州市历史建筑和历史风貌区保护办法》(以下简称《办法》)于2014年2月1日起施行,2014年开始的全市文化遗产普查,各区普查出来的传统风貌建筑线索将按《保护办法》的要求进行评估后登记为传统风貌建筑,仍按《办法》进行保护。

《广州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条例》

  “1980年代评国家第一批历史文化名城时,广州因为是‘近代革命的策源地’入选了,连上海都没进。但当时我们保护历史文化名城的概念还是局限在东边到大东门,西边到西门口这样的古城概念,后来为了便于识别,就用主要几条地形地貌或交通干线来勾画历史城区范围,东边正好是东濠涌高架桥、内环。与后来逐渐集中概括为‘岭南文化中心地、海上丝绸之路发祥地、近现代中国革命策源地和改革开放前沿地’这四句话来综合检视广州历史文化名城的保护范围,就有明显缺陷了!”

早在2014年开始实施的《广州市历史建筑和历史风貌区保护办法》(下称《办法》)中规定,未达到文物和历史建筑标准的不可移动文化遗产线索,由所在地的区人民政府登记为传统风貌建筑。而《条例》一审稿中也曾有这一概念,列入保护。但在对二审稿审议时被剔除,市人大法制委主任委员陈小清解释,主要是上位法并无依据,如果扩大上位法的保护对象,会限制房屋产权人的权益,不符合物权法的要求。另外,传统风貌建筑的认定标准很难与历史建筑的认定标准区分开来,传统风貌建筑若确有必要保护,可以将其确定为历史建筑,没有必要再创设一个上位法没有规定的保护对象。

  禤文昊认为:“传统风貌建筑无论是否处于街区内,因在普查中价值评定采取的是统一标准,其保护理应一视同仁。”

对此,广州市名城委委员汤国华教授指出:其实,传统风貌建筑已有上位法。住房和城乡建设部颁发的,2014年12月29日起施行的《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街区保护规划编制审批办法》第十五条就规定“传统风貌建筑”作为历史文化街区的保护对象。现在编制历史文化名城、历史文化街区、历史文化名镇名村保护规划,都是以住房和城乡建设部颁发《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保护规划编制要求》为依据,怎么可以说没有上位法呢?

  新快报在过去近一年中报道过多起业主在修缮过程中拆除传统风貌建筑线索的事件,业主多以房子是危房为由拆除,而且不向规划部门报建。这些房子大多在历史文化街区或受保护骑楼街内。

市名城委委员王世福教授则提醒:“立法必须评估未来产生的实际反应和影响,一旦‘删除’传统风貌建筑,可能出现的实体性抢拆或其他不利结果,也应该予以考虑。”

  对于非历史文化街区的传统风貌建筑保护会否影响开发,施红平认为,征用此地块后,可以围绕那些需要保留的、比较集中的老建筑,作小范围的扩建,做公众享用的社区配套建设,体量和街区肌理要尽量延续原来的风貌。

对此,刘晖认为,要提供修缮技术指导,确属危房需要重建的,也要延续外观风貌。王世福教授则认为,对于传统风貌建筑,仅需确定其禁止拆除的,与城市公共空间形成历史景观意义的部分,从法理上讲,是产权者在追求开发利益最大化过程中的一种社会责任。汤国华教授表示,政府有保护历史建筑外立面风貌的责任。但不应该干预二级和三级历史建筑室内的部分。

  “现在政府对历史建筑的补贴增加到20%,到底能不能落实,能不能吸引人来保?”施红平认为,这是个出发点很好很善意的鼓励政策,但要落实,有难度。毕竟保护传统文化的社会意识不是用几个钱就能换回来的。

从地方立法与上位法的关系看,他指出:“国家条例在全国有效,广州市的地方条例应当是更具针对性、更切合本地实际或需要的法规。否则为什么还需要广州再制定一个条例呢,执行国家、省的条例就行了。再说广州条例中的传统村落目前也没有上位法,其他如城市更新、三旧改造也没有上位法,不是也出来了相关的政策法规了吗?”

  大东门以东达道路以西未列入历史城区

其他具有历史文化意义的建筑物、构筑物。

  而负责日常监管、巡查的街道办、城管大多没有及时发现受保护的房子被拆。新快报记者曾对多个老城区的街道办、居委、城管作过调查,相关人员大多以工作繁多、不具备相关知识为由不愿意承担监管工作,《办法》中制定的属地管理形同虚设。

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张松指出,从专业技术层面上说,历史建筑与传统风貌建筑的确在大概念上没有原则性区别。“如果相关人士认为名城保护是重要的,那么这3000多处传统风貌建筑线索是应当尽可能保护的,如果因上位法欠缺而面临被拆或改造,恰恰需要地方法规做出必要的规定。否则,此前的调查、研究、公众参与、媒体宣传等,包括各种投入,是否会因没有法律条文依据而导致前功尽弃呢?这样的条例修改是不是也没有实现应达到的预期目标呢?”

www.8455com,  他承认,在“五普”评审过程中,确实线索太多,要删减一部分。因为颁布了你管不管得住?原来不颁布还不拆,你一颁布他马上就拆。所以砍掉一些线索,其中一个标准就是看当地有没有积极性。

第十三条【历史建筑的认定标准】

  何富杰还说:“如果有业主以《条例》没有传统风貌建筑保护为由,反对自家被列入保护,他可以行政复议或行政诉讼,但是通常胜诉的可能性比较小。”

汤国华表示:“目前广州评定历史建筑的标准偏高了,已接近准文物,比国务院《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保护条例》规定要高。如果把传统风貌建筑列为历史建筑,就要修订《办法》,要调整历史建筑的认定标准,要回归国家条例所规定的标准。把历史建筑分3级认定和保护,一级是准文物,二级是一般历史建筑,三级是传统风貌建筑。”

  “传统风貌建筑的保护价值各有各的看法,我比较倾向于区域性的成片的保护,比如在历史街区、历史村落还是应该要保护,这对历史文化街区整个风貌的保护都是有好处的;单独一两栋的,我觉得就算了。”

与重要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等历史事件或者著名历史人物相关的建筑物、构筑物;

  正方

中国本网10月29日讯,前天通过表决的《广州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条例》最引人关注之处,是剔除了传统风貌建筑的保护。专家担心“五普”的工作白做,呼吁尽快转为历史建筑保护。以下是此次建设类新闻的主要内容:

  对此,有名城委专家认为,如果传统风貌建筑是成群的,就应该在历史文化街区或历史风貌区内,按照相关法规,有开发限制,有保护要求。另外,在骑楼街的也要成片保护。如果是单独的,零散的,就没有保护的规定。

“广州是否把“五普”中的3000多处传统风貌建筑全部列入历史建筑?当然这需要进一步的梳理和评估,但也许至少有80%的应转为历史建筑,当然列入历史建筑名单后应该还可以分级保护的,但工作进展要快,主管部门采取有效行动,这样才能证明不是有人以一些法律概念为托词,其实就是不想保护。”张松呼吁。

  “原来中国社会由村民分摊建祖宗屋的老传统也要失传了,”施红平感慨道:“太可悲了。”

或修改历史建筑标准扩大保护范围

  “在成片开发的地段要保护这些风貌建筑,不仅代价很大,遗产价值也不可避免会受到破坏。现在城市规划确定的地面标高大大高于过去的地面,如果这些风貌建筑不抬升,就会深陷地下,采用整体抬升代价颇高还难以整体利用地下空间,采用拆后重建难免对建筑物的遗产价值造成一定的损坏,而搬迁集中保护也一样要动老房子。”

  另据报道,上海今年将在已有的44片历史文化风貌区基础上扩区,包括118处街坊和23条道路。基本涵盖上海各个阶段的历史风貌。

  据统计,共有1800多处分布在广州的历史城区,即三个老城区越秀、荔湾、海珠的大部分,其中,越秀有900多处,荔湾约600,海珠300多,约占总数60%。而位于历史文化街区的,越秀有约700处(占其75%);荔湾300多(占其50%),海珠200多(占其2/3)。

  约60%传统风貌建筑线索在历史城区 是广州历史文化名城家底

  曾参加过《条例》征询意见的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张松建议:传统风貌建筑不独立出来特别立法保护也可以,在历史文化街区保护范畴内也要明确身份及管理规定。历史文化街区外的呢,直接进入历史建筑名录,然后再分级保护。

  “广州搞的传统风貌建筑,一开始就存在概念上的错误,现在条例出现的状况应与此有关。”曾参与“五普”评审的广州市名城委委员郑力鹏教授推测。

  郑力鹏认为:“政府要保,那政府就要出钱。政府不出钱的话,业主的包袱会很重。”按照《条例》规定,目前仅历史建筑可享受政府20%的补贴,政策上有改进,但还是偏少,业主可能还是吃亏的,所尽的义务和得到的补偿还是不对等。”
他进而指出,“一下子生那么多孩子,奶粉钱准备好了吗?”  

  “政府出20%。你们把它修起来,怎么样?”

  历史城区划界太窄,有保护价值地区未列入历史街区

  非保护地区允许拆除重建,但要维持风貌

  在开发区域保护代价太大

  “一般来说,传统风貌建筑拆了重建成本更少,经济效益更好。如果按照对风貌建筑保护的要求进行修缮,不但使用受限制,造价也不菲,而且保养或修缮的周期短,三五年一小修,十年一中修,二三十年一大修,要不断投入,很多业主是希望拆掉再重建的。”

  “评了几千处传统风貌建筑线索,遍地开花,不保护可惜,但现在几百处历史建筑都顾不过来,再加上几千处风貌建筑要保护,能不能做得到?”郑力鹏担心,“这一大批风貌建筑要区政府去公布,要他们落实保护责任,那么区政府难以做到,很可能就不敢公布了。同样,如果市人大立了法而实际上各级政府却做不到,这个法还能立吗?条例未列入风貌建筑保护的原因应该在此。”

  “可是最要命的是,首先是历史文化名城的保护范围太局限,大东门以东到达道路以西这一片,有许多很有历史价值的老建筑,就没有纳入到或者没有完全纳入到历史文化街区、名城保护范围。”市规委会委员、曾任广州市规划局局长施红平披露了一段不为人知的历史:

  曾参与编制《广州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的华南理工大学禤文昊博士分析道:“文化遗产普查认定的传统风貌建筑,很大一部分位于历史城区、历史文化街区,这些建筑是历史城区、街区的划定基础,是广州历史文化名城的家底,现有的保护规划依据国务院、省、市的相关法规已提出明确的保护要求。”

  反方  

  正方

  “你看看,广东咨议局没划入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范围吧,这是孙中山领导的近代革命的发表演说的地方;还有广州起义烈士陵园、黄花岗七十二烈士陵园!还有孙中山上学的中山医学院,然后是东皋大道一片、农林上下路一片、新河浦一片的传统民居区,其中更有中共三大会址;向东南一点还有大元帅府,都与广东近代革命史息息相关。另外,城市城市,城离不开市。西有十三行,东有三角市。
还有东川路、东华西路、东华东路都是清末民初形成的市场,它们的历史跟西关的历史差不了多少、晚个三几十年。现在只靠划几个历史风貌区来保护,作用差远了。
难道东边就只有新河浦、农林上路和东皋大道这几片值得保护吗?片和片之间就可以大拆大改了吗?肯定不行啊。”

  传统风貌建筑不应单列,而应放历史街区保护

  “不保啊,谁想要谁拿去吧。”

其实保护传统风貌建筑并非无法可依:今年3月生效的《广州市城乡规划条例》第6条要求加强对传统风貌建筑的保护。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历史文化研究中心刘晖博士认为:传统风貌建筑客观存在,有的在历史文化街区、骑楼街和传统村镇集中成片,也有的零散分布。它们体现一定时期历史风貌,是历史城区的“本底色”,应该得到保护。但保护传统风貌建筑不能照抄历史建筑的做法,要更加灵活宽松,减轻业主负担和有关部门的压力。其中的危房只要延续风貌,允许翻建。

  《广州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条例》在三审时突然删除传统风貌建筑的保护(详见2015年10月29日《新快报》A8)。刚在“五普”中评出的3000处传统风貌建筑线索会否成为没有合法保护身份的“弃儿”,会否引发抢拆?引起专家、网民关注与担忧。

  倘如施红平所言,那么3000多处中约40%不在历史文化街区的传统风貌建筑的保护价值又如何?应如何保护?

  反方

  那么,3000多处传统风貌建筑线索中,有多少在历史文化街区?

  而一些参加过“五普”评审的专家也认为,真正达到传统风貌建筑标准的还不止这3000多,而广州真正达到历史文化街区标准的也远超出现在的26片。

  “出一半呢?”

  “阿婆,我看你这身穿着,也不是没钱啊。”

  反方

  除了保护代价,不少专家都认为管理难度大,也可能是删除传统风貌建筑的原因。

  “传统风貌建筑,自古至今,是广州城市的驱壳,连这个壳都没有了,广州还像广州吗?”

  事实上,曾参加过越秀区“五普”评审的市名城委委员王世福教授透露:越秀区的有保护价值的建筑数量太多,很多评为传统风貌建筑线索的在别的区完全可以评上历史建筑线索。

  回忆起这段历史,施红平语气变得沉重:“我认为这是个遗憾,很可惜的。
虽然是一家之言,但我觉得应该要集思广益、充分讨论!”

  “传统风貌建筑原本是个专业术语,是指在历史文化街区内具有一定的历史风貌、集中连片的建筑物。它的遗产价值比较低,建筑质量可能比较差,但还是应该保留,因为它们对保护历史文化街区的整体风貌有重要作用。我们现在搞的传统风貌建筑实际上是另一种概念,在实际操作中是把那些上不了历史建筑、价值比较低的建筑作为传统风貌建筑,与历史文化街区没有直接关系。”

  新快报11月5日A16版讯“……3000多处风貌建筑有可能一夜之间被除名。那意味着数千座建筑遗产失去保护光环,被拆将会是迟早的事情!作为一线民间文保志愿者,甚为担忧!!”

  “我的钱,还要修这个?”

  “这是你们的祖宗房,你们都不保护?”

  历史风貌区内成群建筑也要保

  他说:“上海优秀历史建筑(相当于广州的历史建筑)量很大,有1058处(广州仅478),在历史文化风貌区(相当于广州的历史文化街区)还有保留历史建筑,上海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的意见是这些参照优秀历史建筑规定管理。保留历史建筑就相当于广州的传统风貌建筑。”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